父親的眼淚
  「你怎麼又在偷吃肉條啦?」謝大哥怒斥謝爸爸。
  謝爸爸沒抬頭,只是緩緩吐出嘴裡已經嚼爛的肉條。
  「醫生一再交待,你的痛風很嚴重,肉要少吃,都跟你講過幾百次了!」
  謝爸爸沒回話。
  突然, 那塊嚼爛的肉條上濺起了微微的水花。
  過去,生活的困苦,讓吃肉成為謝爸爸成長過程中最幸福的期待,所以,他努力工作,就為了將來能好好吃上一口肉。但是,現在好不容易經濟安定了,卻因為疾病不能吃肉,  那幾經艱困才擁有的幸福感,沒想到一下子就消逝了,想到這兒,謝爸爸的心裡一酸,眼淚頓時崩落。
  看著年紀一大把的父親落了淚,謝大哥心裡也難過,然而,醫生就是這樣吩咐的,為了爸爸的身體好,他只能殘酷地嚴禁父親吃肉。

舊照片_小

 

左右為難

  想著父親從小最期待的幸福,硬生生地斷送在自己的手上,謝大哥也悲從中來!

  「可是,爸爸的身體怎麼辦?」  

  「⋯⋯不行!這樣會出事⋯⋯不能給爸爸吃肉⋯⋯」  

  「唉!還是三天給爸爸吃一次肉吧?」  

  「不過,爸爸還是會偷吃店裡的肉條啊?⋯⋯」
  「哎!⋯⋯還是把肉條生意收了,這樣他就沒機會偷吃了?」
  「⋯⋯但是,生意收了,收入怎麼辦?家裡開銷那麼大⋯⋯」
  「兩難啊!」謝大哥輾轉反側,已經連續好幾週失眠了。
  「不!店不能收!」謝大哥心想,不能把這幾十年來的努力就這樣停掉,因為,這不只是收入穩定的問題,還有著父母親從年輕以來的奮鬥,是一家人的辛苦,是一家人寶貴的回憶。
  「那⋯⋯爸爸如果再偷吃肉條呢?」謝大哥再次陷入苦思。  

  再次,無數個失眠,還是無解!

 

兒子送急診
  「結帳!」
  謝大哥在店裡想著父親吃肉的問題想到出神,沒聽到客人的聲音。
  「結帳!」客人提高了音量。
  謝大哥沒反應。
  「結帳啦!老闆⋯⋯」客人更加拉高音量。
  「啊?」謝大哥嚇了一跳,連忙回神幫客人結帳。
  看著客人滿袋子的肉條,突然,一個念頭如電光閃過謝大哥的腦際。
  「既然爸爸愛偷吃肉條,那⋯⋯我就給他吃肉條!」謝大哥眼睛亮了起來:「嘿嘿,但是,是素的!」    

  這個素肉條的想法讓謝大哥雀躍不已,隨即,他開始著手研究,要做出樣式與口感都與真肉條一模一樣的素肉條,這樣,才能滿足爸爸那對吃肉的高標準要求。
  然而,想,很容易,做,可就難了!小麥蛋白粉  

  謝大哥為此吃盡了許多苦頭。
  他以麵筋為材料,嘗試著各種方法來做素肉條。
  尤其,要將素肉變得像真肉,就要讓它肌理化,這樣吃起來的口感才會跟真肉一樣,因此,為了這點素肉的纎維肌理化,謝大哥每夜都辛苦的研發,但是,卻一再地失敗,也因而產生了一車車的廢料,這些廢料因為發酵產生了惡臭,連清潔隊都拒收,所以,謝大哥還得想辦法把這些廢料載回鄉下老家處理。
  這樣一連好幾個月的努力,謝大哥突然在某一日的凌晨終於不支倒地,而被送往急診。
  謝爸爸在急診病床旁陪伴著吊著點滴的兒子,心疼地對他說:「就不要做素肉了,我以後不會再偷吃肉了⋯⋯。」
  「爸⋯」謝大哥心裡感激父親的體諒,但是,他知道吃肉對父親的意義是什麼,所以,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讓爸爸吃到「肉」。

 

愛裡的堅持
  謝大哥出院後,他父親真的不再偷吃肉了!
  如此,一方面讓謝大哥安了心,一方面,也讓他非常感動。因為,父親為了吃肉,連自己的身體都不顧了,現在,居然為了他而不再吃肉,父親竟然由於疼愛他而有這麼大的改變,這實在是讓謝大哥感動莫名。
  如此的父愛,讓他更加堅持地要把素肉研發出來!
  縱使會一再地失敗,謝大哥告訴自己:絕不放棄。
  他要用素肉來回報父親的愛,他要用素肉來讓父親擁有他所曾憧憬的幸福。
  於是,謝大哥繼續堅持著。

  「哇!」一聲驚歎在凌晨四點十分的夜裡巨響。
  「這是真的嗎?⋯」謝大哥疲憊的眼神,閃爍著不可置信的光芒。
  他再次把剛做好的素肉條放進嘴裡,再咀嚼了幾口。
  「⋯是⋯真的⋯!」謝大哥整個人快飛起來了:「我⋯我⋯成功了!」
  「爸⋯」謝大哥心裡輕喚著;眼淚,早已滾落在他因為手工撥撕素肉條而無數次斷裂指甲的雙手。

  這雙手,正在顫抖,但是,這次不是因為痛!

  終於,謝大哥成功研發出素肉條了。
  就是這份父親的愛,兒子的孝心,讓三陽食品的招牌「素蹄筋」,承載著幾十年的滿滿幸福。

   素蹄筋情境照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三陽食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